特色小镇成功运作的三大秘诀!

每个成功的特色小镇和乡村旅游点背后,都有一个强有力的操盘手。比如乌镇的陈向宏、袁家村的郭战武、山东中郝峪村的赵胜建等等。特色小镇的运营模式不仅是指对外经营,更包括对内和原住民的关系。小镇里的原住民与游客,都能在传统的外观中,享受到现代化的生活, Continue reading 特色小镇成功运作的三大秘诀!

特色小镇成功要素:区位、运营模式、操盘手

特色小镇模式红遍全国。在这些特色小镇中,有些可能会成功,而有些却注定失败。本文结合如今成功和失败的乡村旅游、特色小镇案例,来详解尤其是对于一些偏远地区的特色小镇而言,如何打造引爆点吸引客流。 Continue reading 特色小镇成功要素:区位、运营模式、操盘手

大余:乡村旅游撬动“美丽经济”

        在丫山享受惬意的假日,到池江陈毅旧居寻访红色足迹,去“理学名村”周屋村体验传统文化的无穷魅力……春节小长假,来江西省大余县观光 旅游的游客络绎不绝。据统计,春节小长假大余接待游客25.6万人次,同比增长41.8%。 Continue reading 大余:乡村旅游撬动“美丽经济”

乡村旅游在乡村振兴中有大作为

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全面实施,在希望的田野上必将谱写农村农业农民“三农”问题的崭新诗篇,让农村更加美丽、农业更加兴旺、农民更加富庶、生活更加幸福 Continue reading 乡村旅游在乡村振兴中有大作为

浙江乡村旅游:为一张床,一间乡村民宿,乃至一扇窗

请输入图片描述 在英国的乡村,随处可以找到各式各样的小旅舍。在游客的记忆中,英国等一些发达国家乡村的美景不只是单纯的美丽和静谧,还有历史积淀出乡村之美的淡雅和从容。在我国,随着居民消费结构升级,大众旅游正在全面兴起。越来越多的人怀着对故土眷恋的情愫,回归大自然,回归乡村生活。可以这么说,乡村旅游潜力巨大。 Continue reading 浙江乡村旅游:为一张床,一间乡村民宿,乃至一扇窗

乡村休闲旅游即将成为一种常态

 乡村生活的闲适性,正是当下休闲旅游市场所追求的,具有无穷的吸引力,已经成为中国未来最稀缺的旅游资源。 Continue reading 乡村休闲旅游即将成为一种常态

福建平潭综合实验区与台湾村落缔结“姐妹村” 合作发展乡村旅游

一个是大陆唯一对台综合实验区——福建平潭综合实验区内的美丽乡村,一个是台湾马祖岛上的村落。海峡两岸的这两个村落7日在平潭结成了“姐妹村”,携手合作发展乡村旅游。 Continue reading 福建平潭综合实验区与台湾村落缔结“姐妹村” 合作发展乡村旅游

乡村旅游行业的成长烦恼分析

首先,规划是发展旅游业的龙头、先行官,发展乡村旅游业必须先调查研究,编制好规划。规划编不好,条件不具备,再好资源宁可搁置、暂不开发,也不能仓促行事。其次,要丰富乡村旅游业态,应在保留原田园风光、自然景观、乡村风情的基础上,按照高标准、高品位、精品化的原则,充分挖掘特色旅游资源的内涵,精心打造、包装,上精品项目。 Continue reading 乡村旅游行业的成长烦恼分析

农业部政策解读:旅游特色+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迎来发展新机遇

根据农业部等六部门日前发布的《关于促进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发展的指导意见》,旅游特色为基础的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将迎来发展新机遇。需要明确旅游特色的农业产业化联合体在旅游产业体系中的新型企业地位,积极培育和支持旅游类型农业产业化联合体,促进农民通过发展乡村旅游和休闲农业持续增收,使乡村旅游融入现代农业产业和现代旅游产业体系,加速发展。 Continue reading 农业部政策解读:旅游特色+农业产业化联合体迎来发展新机遇

三农新闻:“七彩花果小镇”的产业支撑型乡村旅游发展经验

承德县新杖子乡是远近闻名的果品专业乡,近年来随着乡村旅游的蓬勃发展,全乡的农家采摘风生水起,成为距离承德市区最近的乡村旅游目的地。几年来先后荣获“承德市最具特色旅游乡村”、“承德市农家休闲旅游示范乡镇”、“河北省果品专业乡”、“全省绿化先进乡镇”、农业部命名的“全国一村一品示范村镇”等荣誉称号。这个“七彩花果小镇”的产业支撑型乡村旅游是如何发展起来的? Continue reading 三农新闻:“七彩花果小镇”的产业支撑型乡村旅游发展经验

巧用政策与规划助推乡村旅游发展

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鼓励支持盘活乡村和村民的土地、房屋等资源,并鼓励通过发展乡村旅游增加现金性收入,乡村和村民在对外经营合作中不再是“一无所有”,而成为具有土地、房屋等核心生产要素的投资者。若以产业标准要求,广州的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仍处于发展期,还存在一些问题。 Continue reading 巧用政策与规划助推乡村旅游发展

如何开发美丽乡村旅游的创新体验?

乡通过整合乡村旅游资源,让游客真正体验乡村生活与生产,感受“乡村农夫”“乡村牧民”“乡村渔夫”生活。在规划的过程中,要根据乡村各业的地域性、自然性、专业性的特点。细部的乡村旅游规划处理上应充分挖掘田畴、林盘、农舍、篱笆、沟渠、湿地、河塘、牛羊、船帆、水磨、水车等众多乡村景观要素 Continue reading 如何开发美丽乡村旅游的创新体验?

我国乡村旅游热随行的病症与尴尬

乡村旅游热导致了大量盲目的开发,“野蛮生长”的乡村旅游,管理机制不完善,旅游活动缺乏特色,背离当地文化规划建设导致“千村一面”。而且乡村环境破坏严重,民生问题无人问津。这种一窝蜂式的开发,政府缺乏正确的规划和引导,经营者一味追求短平快,造成同质化严重,无视乡村和农民的发展需要,完全丢失了乡村旅游最初的味道,这是对乡村和农民的不尊重。乡村旅游不是单纯地旅游目的地,它本身就是一种地方文化的展示。 Continue reading 我国乡村旅游热随行的病症与尴尬

“景村综合体”:全域旅游基层实践单元

乡村是一个有机的整体,是一个完善的系统,通常包括生态、生产、生活和生命四个部分,这四个部分彼此依托、相互融合。“景村综合体”首先要明确景区即是乡村,乡村即是景区,村域即是景域,景域即是村域,在此基础上打造既有景区功能,又有乡村功能,既能满足游客乡村生活需求、又能满足当地村民生活需求的独具特色、宜居、宜业、宜游的景村综合体。以景村综合体打造为指导思想,全面梳理村域资源,突出自身特色,优化空间布局,形成同时符合景区和乡村要求的功能分区。 Continue reading “景村综合体”:全域旅游基层实践单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