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防汛工作进入战时状态,鄱阳县漫堤决口,村庄受淹汪洋一片

【本文底部】扫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69农村创业:为2020新农人提供精选的涉农创业新项目,新品种,新技术,新模式,新政策!



本文隶属:农业灾害与疫情防控(第109/127篇)

江西省防汛工作进入战时状态、关键时候

7月11日,江西省启动防汛一级应急响应。省委书记刘奇来到九江市鄱阳湖、长江圩堤检查防汛工作,并在省防指主持召开全省防汛工作调度会,他强调,江西全省防汛工作已经进入战时状态、关键时候。各地各部门一定要始终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全力以赴做好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工作,坚决做到思想认识到位、预警预报到位、撤离救助到位、应急处置和各项保障到位,切实以战时状态打好防汛抗洪抢险救灾攻坚战。

鄱阳民居被冲垮:村民借款建房仍负债,曾想回家拿钱被女儿抱住候
赵力平、吴亚非、胡强、徐云飞参加活动。

永修县九合乡九合联圩位于修河尾闾地区,保护耕地5万多亩、人口2万多人。来到九合联圩,防汛军民正合力封堵一处泡泉群。作业现场,筑围堰、建反滤围井,层层推进、有条不紊。

当日,长江九江站水位达22.50米,离1998年历史性水位相差仅半米多,且还在持续上涨。刘奇乘坐渡轮前往长江江心岛——柴桑区江洲镇检查指导防汛工作。在船上,刘奇凭栏远眺,察看长江水情水位,询问长江江西段防汛工作。他指出,长江防汛,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闪失。根据目前态势,长江江西段水位超历史在即,我们的防汛工作面临更大的挑战和困难,要以极端负责的精神,严格落实巡堤查险排险等各项制度,坚决扛起防大汛、抗大洪、抢大险、救大灾的责任。要坚持全流域一盘棋思想,坚决听从水利部、长江委的指挥调度,为长江防汛尽好江西之责。

截至7月10日16时30分, 7月6日开始的洪涝灾害共导致南昌、景德镇、九江、上饶等10个设区市和赣江新区社会事务局共95个县(市、区,含功能区)439.8万人受灾,紧急转移安置35.2万人,13.9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农作物受灾面积达387.4千公顷,绝收58.7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49亿元。

鄱阳民居被冲垮:村民借款建房仍负债,曾想回家拿钱被女儿抱住候
图示:鄱阳县漫堤决口!村庄受淹汪洋一片

鄱阳县民居被冲垮:村民借款建房仍负债,曾想回家拿钱被女儿抱住

南方都市报(2020-07-12):

“真的不记得了,懵了。”时过3天,当时房子是怎么塌的、什么时候塌的,黄紫益似乎已经难以记起。家里的房子倒塌后,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狄溪村村民黄紫益一家6口人借住在当地亲戚家中。这几天白天,他都借了一辆摩托车,骑十几公里路到房子所在的水域附近,希望能捡回一些东西,但一无所获。

7月8日,受持续强降雨影响,昌江流域水位迅猛上涨,发生超20年一遇洪水,导致鄱阳县问桂道圩发生漫决,堤内1.5万多亩耕地被淹。灾情发生后,当地投入数百人参与抢险救援。截至9日2时40分,受洪水威胁的9000余名群众已全部安全转移并妥善安置,无人员伤亡,相关救灾工作正在有序开展。11日,江西省启动防汛一级应急响应,全省防汛工作已经进入战时状态。

南都记者了解到,受洪水影响,7月8日,鄱阳县油墩街镇一处决口处有5栋相连的房屋被洪水冲垮,其中4栋完全浸没在水中,1栋倾倒在水中,目前还露出房屋一角。洪水侵袭之下,有房屋在数秒内就被冲毁吞噬。冲垮前,楼内人员均已提前转移到安全地带。

江西省防汛工作进入战时状态,鄱阳县漫堤决口,村庄受淹汪洋一片

破洞

7月8日这天,鄱阳县狄溪村黄紫益和妻子起的很早。雨已经下了好几天,她和妻子担心涨水,好几天都没有睡好觉。黄紫益还记得,8日8时许,水开始涨了起来。不到4个小时,洪水水位就已经快和圩堤平齐。

住在黄紫益隔壁的是他的叔叔黄博一家,两栋房子只间隔一条半米不到的过道。黄博家的房子有5层楼高,其中1、2层楼的高度在圩堤之下,平时只用来放杂物。当时,黄博、黄紫益等几人正合力将1、2楼的物品转移到楼上,以免受到洪水侵袭。

距离两人的家不远的地方是一个汽车修理厂。这里地势较高,意识到险情后,有居民将自家的大件物品搬运到这里来。帮叔叔黄博转移完东西后,黄紫益出了门,将自家的二手货车移送到了这里,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江西省防汛工作进入战时状态,鄱阳县漫堤决口,村庄受淹汪洋一片
7月11日,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不少房子被洪水侵袭。

“只有几秒钟,洞口全部破开了,我的二手货车就掉下去了。”黄紫益整个人已经“懵了”。据村民介绍,当时,地下室有水涌进来。回忆起当时的情形,一位目击者难掩激动。“有个洞涌水上来,一开始是一点点,后面就越来越大。像泉水一样涌出来。”

黄紫益回忆,“破洞”之后,“最多4分钟左右,汽车修理厂的房子就倒掉了。倒掉的过程最多5秒。”但当时的他,万万没想到这次洪水也会波及甚至摧毁两座楼距离之外的他的家。

正在家里搬东西的黄博听说“穿孔”了,急急忙忙地从家里跑出来看。他原以为“穿孔了就没什么大事了”,知道有房子倒塌之后,开始回去抢救家里的东西。

江西省防汛工作进入战时状态,鄱阳县漫堤决口,村庄受淹汪洋一片
7月11日,黄博的家。

黄博首先想到的是停在一楼的院子里的车。由于家里院子面积很大,平日,附近很多村民都将自家的交通工具停在这里。电瓶车、小车……整个院子都满满当当。“当时就想让别人赶快把车子弄走。能推的就推,口头通知不到的就一个个打电话通知,花了很多时间。”黄博说。

当黄博开始进屋抢救自家的东西时,危险已经向隔壁的侄子黄紫益家蔓延。

逃离

时过3天,当时家里的房子是怎么塌的、什么时候塌的,黄紫益似乎已经难以回忆,“真的不记得了,懵了”。黄博也表示,“当时比较混乱,人都是昏头转向的。”

黄紫益无法忘记的是,房子倒塌前,他曾打算返回家中,把还在家里的、借别人的5万块钱现金拿出来。9岁的小女儿抱着他的大腿说:“爸爸,不要去。钱不要紧,命要紧。不能扔下我。”说到这里,黄紫益忍不住哽咽,“我真的不忍心。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逃”出家门时,黄紫益和家人什么都没有带。11日,他和妻子身上穿的还是当天出来时的衣服。当天下午,妻妹给他们买了新的衣服。

黄博开始抢救家中的物品时,已经感觉到了逼近的危险。“隔一会就倒一栋,路边的电线杆就跟跳舞一样的在晃动,好吓人。”但黄博认为,如果和他相邻的侄子黄紫益家的房子不倒,他的房子也不会倒。“他的房子没倒,我就守在那里了。”

江西省防汛工作进入战时状态,鄱阳县漫堤决口,村庄受淹汪洋一片
洪水侵袭前,黄博家的房子。受访者供图

直到黄紫益家的房子开始垮塌。

这是已经垮塌的第4座房子。住在隔壁的黄博和妻子最终在在场工作人员、亲戚等人一众人的劝说之下撤离。走的时候,黄博已经预感到了房子会倒塌的命运。穿着拖鞋跑出家门时,除了几件衣物之外,他和妻子什么也没来得及“抢救”。

当天傍晚,河的对岸已经聚集了不少刚刚从家里“逃”出来的村民,黄紫益一家也在其中。在一片唏嘘声中,黄紫益和家人看着不远处家园一点点陷进水中,直至消失在水面。

房子垮塌时,黄博一家正在撤离的路途中。事后,他才从别人拍摄的手机视频中知道自家的房子垮了。不同于前4栋房屋完全被水淹没,这座房子倾倒在水中,至今还可从水面可见到楼房一角。

心血

房子倒塌后,黄紫益和家人借住在附近的亲戚家中。这几天白天,他都借了一辆摩托车,骑十几公里路到房子所在的水域附近,希望能捡回一些东西,但一无所获。

黄博说,1998年那场洪灾,把他家的老房子浸出了裂缝,成了危房。2014年,他和侄子黄紫益各自拆掉自家的老房,在原有的地基上修建了新房,两个房子都在2015年完工。

“我们这里下面都是泥沙,不是硬土。修建的时候,我两边都用挡土墙挡住,而且使用了很粗的钢筋,就是怕发洪水。”黄紫益说。这次倒塌的5栋房子都在圩堤附近,旁边就是江水。

黄紫益的新家一共4层,每层140多平方米。房子住着6口人,其中3个孩子,最小的9岁。在修建房子之前的2013年,黄紫益经历了三位亲人的离世。“我奶奶八十多岁了,我爸爸肺癌晚期,我姐姐得了黑色素瘤,几乎把家里所有的积蓄都掏空了。”为了建起这栋房子,黄紫益东拼西凑地跟向亲戚们借了五六十万元。

2015年以来,黄紫益一直在福建打工。黄紫益说,他每个月工资仅四五千元,“家里的生活开支都不够”。去年,黄紫益回乡创业。他在银行贷款了15万元买了车,在家里开了一家废品回收店,这次被洪水冲走的一辆面包车和两辆货车正是在那时买下的。

“我以为日子会一点点好起来,没想到一瞬间就变得一无所有。”黄紫益说,房子至今仍负债至少二三十万元,车贷还有九万元没有还。

黄博是当地的一名医生,收入在当地“还算不错”。当年,黄博在新房的修建和装修花了大心思,成本在100万元以上。这栋房子最多时住着一家8口人:今年45岁的黄博,妻子、父母、小儿子及大儿子一家。黄博的大儿子已经成家,有一个3岁的孩子。平时,两个儿子都不在家,孙子和由她和妻子抚养。

房子没了,黄博将妻子和孙子送至在南昌的儿子家中住,以免妻子触景伤情。他则留在当地亲戚家中,以便及时处理相关事宜。这两天,他透过水面,往只露出一角的房子里看了看,“长短沙发、酒柜等都被冲出来了。”这都是他当年精心添置的家具。

作为一家之主,这几天,黄博对待家人和外人都克制情绪,表现冷静,但在没有人时,他会沉默地流下眼泪。他说,总觉得“心里空空的”。

“如果是交三十万、五十万,甚至一百万块钱(都还能接受),那样起码我还有个家。”

江西省防汛工作进入战时状态,鄱阳县漫堤决口,村庄受淹汪洋一片
7月11日,江西鄱阳县油墩街镇,当地居民划桨运送物资。

7月11日中午,鄱阳县油墩街镇的雨已经停了,一名穿着橙红色衣服的妇女站在路边,用棍子清理水边的浮萍。不远处的一幢尚未封顶的房子是她的家。暴雨来临前,房子一直正常修建,但现在一楼已经被水浸没了一半。不过还好,她的家人们都已经转移到别处。

她在等,洪水退去后,重建新家。

点击这里查看详情>>>  免费赠送2020最新农业补贴汇编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