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家国有林场“树太多” 中国林场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接受监察调查




原湖北省农垦事业管理局副局长郑国华接受监察调查

原湖北省农垦事业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郑国华(2018年12月调任中国林场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涉嫌严重职务违法,经湖北省监委指定管辖,目前正接受黄石市监委监察调查。中国林业集团有限公司纪委就郑国华涉嫌严重违纪问题,已予党纪立案审查。

郑国华简历

郑国华,男,汉族,1963年10月出生,湖北仙桃人,在职博士研究生学历,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7月参加工作。2000年12月至2008年2月,任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土地整理中心主任;2008年2月至2009年6月,任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党组成员、省国土资源厅国土整治办公室主任;2009年6月至2013年12月,任湖北省国土资源厅党组成员、副厅长;2013年12月至2018年12月,任湖北省农垦事业管理局党组成员、副局长;2018年12月至2019年6月,任中国林场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9年6月至今,任重庆市林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之前赫赫有名的华西村,村民最低存款600万元,为何现在少被提及

从“没树砍”到“不想伐”:河南一家国有林场“树太多”的幸福烦恼

“再不采不行了。”在林场干了30多年的王德满没想到,作为曾经以砍树为业的林场人,如今会因为“树太多”而烦恼。

“以前愁的是,树长得太慢,没树可伐,但现在树多了,不想伐却不得不伐。”王德满是河南大别山区新县国有林场的副场长。1988年参加工作时,他的工作是“砍树”,而迈入新世纪,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林场改革加速,他的工作变成了“护树”。

“已经五六年没有砍过一棵树了。”王德满说,林场每年本来有近万方的可采伐指标,但不采伐是因为所有林场人“从内心里舍不得砍”。树越来越多,王德满有了新“烦恼”:“再不采伐,不仅采伐指标会被收回,而且小树长不大,也不利于林场资源持续更新发展。”

对砍树有着“黑色”记忆的王德满而言,即使是科学采伐也是一个痛苦的决定。他曾见证20世纪80年代林场“砍树卖树”时代的“辉煌”。当时,新县林场是河南省人数最多的国有林场之一,也是全县效益最好的单位,最多时有800多名职工。

王德满说,那个时候,外表虽然风光,但其实矛盾并不少,“林场大采,群众偷采,树少了,自然灾害就多了,林场与群众的争采矛盾、环境矛盾都开始显现。”

20世纪90年代,新县林场“砍树卖树”的粗放发展走到了尽头。“木材价格低迷,而种树成本一直上涨,效益越来越差,工资发不出来,许多工人分流下岗。”树倒人散,是王德满最深刻的记忆。

2000年,面对日益严峻的环境问题,新县提出全县禁伐。“如果说禁伐是强制林场变轨,而国家林业体制改革则为林场找到了新出路。”2003年,新县国有林场加挂金兰山国家森林公园的牌子,2005年林场内的连康山保护区又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党的十八大以来,新县提出发展全域旅游,新县国有林场的两块新牌子变成了“金招牌”。“国家每年有公益林补贴、生态林补贴,近两年又改制为全供事业单位,林场已经不再为钱发愁。”王德满说,而树多林密之后,依托国家森林公园建设,林场的人气也更旺了,“每年有40万客流,之前没用的歪脖树变成景观树,也成了景区的‘香饽饽’”。

林密人聚,让林业人有了新活力。林场老庙护林站的施业忠1992年参加工作。当时,因为工资养活不了一家人,养蜂、种天麻反而成了护林员施业忠的“主业”。而如今,待遇有保障,施业忠把家搬上山,一边护林巡逻,一边钻研野生动物保护,成了人工繁育白冠长尾雉的“土专家”。

林场之变,也在影响着周边群众的生活方式。住在林场深处云息寺村的老人黄成功,跟着林场打了一辈子工,“主要是砍树”。禁伐之后,老人的伐木手艺用不上了,搞起了农家乐。“四五十只柴鸡,七八头牛,数十箱蜂,原料都是自己的,一年能挣好几万元。”老人说。

“虽然树多也烦恼,但我们打心里不想砍。”看着因为林场之变,越来越多的人放下砍树的斧头,吃上“生态饭”,王德满说,“这是林业人最有尊严和自豪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