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副县长直播卖货成网红,半小时成交近3000单




“我手里的这两个桃子是不是一个品种,有没有宝宝能答得上来,第一个答上来的,我送他一份礼品。”

这里是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马庄乡小碾王村的桃园。镇平县副县长王洪涛拿着黄桃,对着手机另外一头的网友如上说道。黄桃是刚从果园摘下来的。

这不是王洪涛第一次直播

作为副县长,王洪涛思考如何带动村里扶贫。电商是个契机。电商发展,直播卖货受到商户和消费者的青睐。王洪涛2017年起尝试为村民及农副产品代言,进行直播卖货。

效果最好的一次是,他直播刚开始半个小时,就收到近3000个预订黄桃的订单。

新京报记者在王洪涛开设的直播账号内看到,平时他经常会通过直播或分享短视频的方式,介绍县里生产的面条、土鸡蛋等。在他最近一次直播河南省商务厅与电商平台共同举办的“农民丰收节”中,有70000余人次观看,累计进行过17场直播。

因为直播,王洪涛被许多网友称为“网红县长”、“最接地气县长”。

王洪涛说,不只他通过代言带动农民增收,镇平县县长此前也参与其中,曾直播2小时就帮村民卖出60万元的农产品。“2018年镇平县成功脱贫,电商扶贫起到很大作用。”

图片

河南镇平县副县长王洪涛和其他人一起直播销售画面,并在现场煮面。手机截图

副县长为村民代言直播卖货

新京报:一开始怎么想到通过直播为农户代言的?

王洪涛:镇平县是国家级贫困县,有电商平台为了支持我们县脱贫,启动“村播行动”,通过县里“村播达人”介绍农产品,帮忙把农产品卖出去。

我觉得我们作为县里干部,可以给大家做代言人,另外,感觉直播的效果会比传统电商好,因为能够让消费者更直观形象地感受到产品的特性。2017年起,我通过网络平台直播卖货。后来感觉效果挺好的,今年8月左右,我自己在淘宝上也申请开了个直播间。

新京报:你直播一般都卖些什么?

王洪涛:主要直播卖当地农副产品,特别是支持贫困户参与的合作社企业的产品。比如土鸡蛋、荷叶茶、锦鲤、桃子等。我们当地的桃子、土鸡蛋等都是绿色无公害的。

除了农副产品,有时看到镇平有成为旅游景点潜力的地方,我也会顺手拍下来,供网友欣赏,这些内容可能可以招来开发商或者是游客。

新京报:通常会在什么时候做直播?

王洪涛:我本人分管县里的商务工作,有很多机会去调研、和老百姓做沟通。如果有合适的机会,我就会直播一会。我还会在下班后和周末做直播。

新京报:平时用什么设备直播?

王洪涛:我一般拿个手机就直播或者拍摄视频了。今年丰收节,农产品准备好了,但是没有直播架。当时我们把手机放在茶杯上,靠在烧水壶上播放的。

平时我都是很随意地给大家拍,比如拍一下果树的生长环境,树底下都是杂草,这是为了说明我们的果树没有用除草剂,我们拍摄这些只是希望让大家了解我们的农副产品是怎么生长形成的。

图片

王洪涛通过直播介绍当地的黄桃。手机截图

工作之余开直播,个人未获利

新京报:有人反对你的直播代言吗?

王洪涛:刚开始有些声音,有些人觉得副县长开直播卖东西,和传统形象不符。但我负责全县商务工作,觉得自己应该对新的代言方式进行尝试,就坚持了下去。大家整体上都很支持。

而且,之所以由我直播代言,一方面这块归我负责,另一方面现在为农副产品代言,对产品品质和安全性有背书,更有利于销售。我是副县长,我有义务和责任帮助老百姓把东西卖出去。

新京报:之前你在河南电视台演播厅参加一项扶贫活动时向大家推介当地农副产品,有网友质疑你炒作,以直播代言的名义拿提成。

王洪涛:我为当地农副产品代言,从来没有拿过提成或从中获利,全为公益行为。我可以理解群众的这些怀疑,但我觉得不从中拿提成这是我们作为一个政府官员的底线。

新京报:直播代言变网红,对工作有影响吗?

王洪涛:我个人工作生活没太大的影响,不过成为网红不是我追求的。我希望通过这件事,带动更多人站出来帮村民的生产经营做点服务。之后如果他们有需要,我会继续做这个直播。

新京报:县里其他人有这样做过吗?

王洪涛:去年第一次农民丰收节,我们通过竞争拿到了去杭州参加“首届丰收购物节”直播的资格。我们的艾进德县长带着县里的荷叶茶登上了晚会舞台,在短短两小时,销售额将近60万元,创造了镇平县农产品单品销售的最快速度记录。我们的县委书记还在中央电视台录播的一个活动中,给锦鲤做代言。

图片

王洪涛正在直播销售当地农夫产品。受访者供图

直播带动贫困户脱贫

新京报:直播效果挺好的吧,我看还有农户主动找你卖东西。

王洪涛:对。2017年,有农户和我们说,因为阴雨天果园冬桃滞销。我们去看了,发现虽然卖相不好看,但品质还挺好的。之后我通过本地一个有影响力的自媒体公众号进行了直播。当时做了20分钟直播,直播后很快就有人过来采摘,还有些人在网上下订单,果园里桃子很快就卖完了。

这件事之后,县里人通过各种途径联系我,说他们的东西很好,想让我看看。而且农户也开始尝试直播卖货。

新京报:直播有给村里带来什么影响吗。

王洪涛:直播带动了我们县里电商产业的升级。比如我们县里的侯集镇向寨村成为了全国第一个活物淘宝村,村里家家户户都在做金鱼养殖和电商销售工作,锦鲤通过电商直播已经卖向了全国。村里创建店铺200余个,订单累计达2.7万单,金鱼线上销售额从零突破2000余万元,带动268户贫困户增收。

我们县现在有2个淘宝镇、9个淘宝村,先后两次被评为“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阿里研究院评估报告显示,我们县的电商发展指数位居南阳市第一位,是中西部大众电商创业最活跃县之一。

新京报:对接下来的电商有什么规划吗?

王洪涛:2018年县里脱贫,离不开电商的帮助,我们在继续打造“电商+产业+农户”的经营模式,把县里人组织起来搞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