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260万村长:一个特殊群体特有的苦和委屈!

【本文底部】扫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69农村创业:为2020新农人提供精选的涉农创业新项目,新品种,新技术,新模式,新政策!



中国有260多万个自然村,对应的就有260多万名村长。村长们的文化水平和政策认知能力差别巨大,绝大部分村长也没有参与过股份制公司的经营和管理。所以,帮助和培养中国村长的现代企业经营和管理能力,是中国农业生产改革的首要任务,也是重要任务。

基层村干部的苦和委屈,有几个人真正了解?

但是,村干部这个话题一讨论起来就很容易激起人们的怨恨,不管是否真的了解,很多人一提到村干部就满腹牢骚,对村干部有很大的意见,甚至动不动就骂村干部。

但是村干部受苦受委屈的一面却很少有人谈。村委会作为一个自治组织和一个基层管理机构,既是最基层的代表者,也是一个政策信息的传播者,它的作用是无法取代的。

村干部本是村民争抢的职位,但最近一些地方却出现了村干部离职的情况。他们写的辞职信多提到:“虽然很想继续为村民办事,为大家服务,但是家里经济实在不允许。”

有人用“一大一难一薄一低”来总结现在村干部的工作。

“一大”是指压力大。

一个村主任发表感慨说,村里的工作真的是难做,多少个部门的事都集中在村干部身上。国家提出决战脱贫的时间表以来,对群众的优惠政策真的是太多:

1.水务部门给出的引水工程,要一家一户的落实;

2.交通部门给出的砂石路畅通工程,要一米一米的去保证;

3.有安全隐患的房屋改造工程,要一栋一栋的去核查;

4.社会兜底的五保低保,要一个人一个人去筛选;

5.教育扶贫中,要把各层次的学生信息分清,不漏一生;

6.健康扶贫中,要把每一个贫困群众的身体健康牢记于心。

既要收缴社保和医保费用,又要检查安置房村民的安全;既要知晓本村的人口计生情况,又要统计好所在地的车辆状况。既要知道本村为国家出力的现役军人和退役军人的详情,又要协调好一切山田土界的矛盾。

基层村干部的苦和委屈,有几个人真正了解?

“一难”是指很难被村民理解。

很多人对村干部说的几句话就是说:“你们又没什么事儿!”。这也就罢了,有的人竟然把村干部看作眼中钉。

比如,有村民原来在低保系统中,后来因大数据核查出来,他在进入贫因户系统以前有自用的车辆,所以只能按规定退出低保。可是后来这个农户直接找到村干部大吵大闹:“我知道你们就是要把低保搞给你们的亲戚”。.

村干部纷纷感慨,“总之一句话,当了村干部就要受得住气就要挨得住骂”。但是,所有的人承受力能是一样吗?

“一薄”是指文化底子薄。

有一个村领导是这样说的,“现在当个村干部真的要有文化,可惜我当初读书少了”。现在是信息化时代,不会电脑,智能手机也只是勉强能用,的确工作艰难。现在办事不出村,极大地方便了群众,微信办公,传达信息成为常态,所有的工作要留痕迹,所有资料都要备份。一切办公几乎不能用原始的方法了,动口就能解决问题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所以倍感压力。

基层村干部的苦和委屈,有几个人真正了解?

“一低”是指工资低

说起这个,村干部生怕说错而出现意外,怕被人说他们的思想觉悟低。据说当初从几十块钱的工资到几百元,后来的三四千元到现在的2~3万元,增幅是不少。可是他们也有老小,也要养家。时代在发展,支出在增大。一边操心全村人的福利,一边自己又是“低薪养廉”,这倒是说出了他们的内心话。

村干部的苦和委屈都是压在心底的,不能向上抱怨也不能向下诉苦。不管他是什么身份, 村干部也好,平民老百姓也罢,人与人之间多一份理解和尊重总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