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儿童都是一个小小科学家!幼儿园科学活动区的规划设计

幼儿园儿童是大脑和思维认知发展的关键时期,幼儿就是一个小小的科学家。在人生的长河里,每个人与科学家思维模式最多相似处的就是幼儿年龄段,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都到许多影响和压制,丧失了科学探究的天性。因此幼儿园设置幼儿自由发现和探索的场所非常非常重要。在国外幼儿期的科学探索教学非常系统和成熟。许多幼儿园啊根据孩子的特点设立专门的科学发现区、自然角与种植园等。 Continue reading 每个儿童都是一个小小科学家!幼儿园科学活动区的规划设计

疫情,蝗灾…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庚子年如期到来!

2020鼠年,自然灾害频发的庚子年,全球无一幸免。2020年,是新千世纪的第一个庚子年,中国二千年历史中记录了39个“庚子大灾之年”。这39个庚子年,绝大部分处于乱世之中,所以庚子年在老一辈人口中就是不太平的年份。疫情、蝗灾、雪灾、干旱、火山爆发、飓风、海啸…皆随着全球变暖加剧,将人类逼进真正的“命运共同体”,为吾辈性命强加了一把时间锁。 Continue reading 疫情,蝗灾…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庚子年如期到来!

警惕!蝗虫集团军袭击印度和巴基斯坦,一步之遥的中国不可掉以轻心!

据悉,本次蝗灾始于非洲,然后飞过红海进入欧洲和亚洲,目前已经到达了巴基斯坦和印度,距中国可以说仅一步之遥。印度有学者预测蝗灾将造成印度30%-50%的粮食减产,这极大引发了印度政府的担忧,印度总理莫迪更是主动向巴基斯坦伸出橄榄枝请求停战。我认为也不能掉以轻心,如果它们继续朝东到达了缅甸,这样极有可能对我国及泰、老、越地区造成直接的威胁。 Continue reading 警惕!蝗虫集团军袭击印度和巴基斯坦,一步之遥的中国不可掉以轻心!

从2003非典到2020新型冠状病毒:大自然沉睡的恶魔,人类应有的敬畏

2003年的非典肆虐,始于病毒从果子狸到人类的传播(虽然果子狸只是中间宿主);这次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根据现有的信息,有理由推断致病病毒来自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野味(野生动物)。那些总惦记着去吃野味的人们,你们不记得17年前(2003年非典)的果子狸了吗?希望这次,能让你们记得。为保护自身,公众要提高自我防范野生动物疫病的意识 Continue reading 从2003非典到2020新型冠状病毒:大自然沉睡的恶魔,人类应有的敬畏

诡异:时隔4年4个月李宁院士案再开庭,李宁当庭两次眼睛短暂失明

2020年1月1日,经济观察网记者从参加庭审的李宁的妻子吴晓青等人处获悉,庭审从2019年12月30日早上8点30分开始,持续到当晚12点左右方始结束。庭审中,58岁的李宁院士,因情绪激动,身体不佳,曾两次出现眼睛短暂失明的情况。庭审被迫中断,现场医务人员经紧急救治,方才恢复视力。由于法律没有对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延期次数的限定,所以造成此案被十几次批准延期。这一不正常现象,已引发司法界及科学界的长时间广泛关注。 Continue reading 诡异:时隔4年4个月李宁院士案再开庭,李宁当庭两次眼睛短暂失明

返老还童,灯塔水母可以永生是否违背了自然规律?

据研究,水母已经在地球上生存了超过6.5亿年,比恐龙的出现都要早几亿年。灯塔水母之所在水母中如此的出名,就是因为它的“长生不老”。早在20世纪末,意大利的科学家就用超过四千只灯塔水母做了一个科学实验,目的就是要发现这种不死的生物到底是偶然性还是必然性。实验的结果让人很不淡定,参与实验的四千多只灯塔水母无一出现死亡的。这更加印证了之前科学家对灯塔水母不死的猜测。 Continue reading 返老还童,灯塔水母可以永生是否违背了自然规律?

美国科学家打造新型生物机器人

可以安全地在人体等生物环境中导航的微型、柔软机器人,或许会给医疗行业带来一场翻天覆地的变革。但前提是,它们要能够在这种独特的环境中移动,这显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好消息是,来自伊利诺伊大学的一支科学家团队,刚刚描述了他们的最新研究成果—— 一种纯粹由运动神经元、肌肉组织和光线混合推动的生物机器人。 Continue reading 美国科学家打造新型生物机器人

将近1米的大蜻蜓,地球上已知的有史以来最大的昆虫

在三亿多年以前的石炭纪,地球上有一种巨无霸蜻蜓,它们翅膀展开后有70厘米长,辗转在密林间,随便挥一挥翅膀,就能带走半树的枯叶。今天我们就来聊一聊这种史前举行蜻蜓。这么大的蜻蜓,如果还活着,有没有想一下怎么吃合适?清蒸?红烧?还是直接炸?生活中你还见过什么样的奇奇怪怪的动物,欢迎留言告诉大家哦!另外记得关注爬科普头条号,每天带你了解一点科普小知识~ Continue reading 将近1米的大蜻蜓,地球上已知的有史以来最大的昆虫

它可不仅仅只会”推粪”,探索屎壳郎推粪背后的故事

古埃及人认为屎壳郎推粪球的姿态就是太阳神推动太阳升起的姿态,太阳神每天清晨在地平线将太阳推起为世界带来光明。所以在那个动物崇拜的古时候,人们将屎壳郎当做是神明的象征,意味着是”发展”和”出现”。下次再看到屎壳郎的时候,我们不能再用传统的眼光去看它,不能只看到它推粪玩粪,要明白它推粪背后曾经的辉煌和它在动物界里的地位更要清楚的知道它是我们自然界了不起的清道夫。 Continue reading 它可不仅仅只会”推粪”,探索屎壳郎推粪背后的故事

蚊子几乎人见人厌,为啥不从地球消失?

作为地球新的主宰者,人类一直在推动众多生物的进化过程。我们通过自己的喜好来选择生物,我们将吃人的狼变成了宠物狗,将凶猛的野猫驯化成了温顺的家猫,将黑瘦的野猪养肥杀了吃肉;我们选择植物,改良了稻谷、大麦、小麦;我们将地球上6万亿棵树砍掉一半,这使许多生物因失去家园而灭绝。但我们却不但没有灭绝蚊子,却让它们产生出新的物种。 Continue reading 蚊子几乎人见人厌,为啥不从地球消失?